首页 专栏文章 侵权案例 侵权案例│普乐迪公司侵犯作品放映权纠纷

侵权案例│普乐迪公司侵犯作品放映权纠纷

案件简介


本案系一审原告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一审被告重庆普乐迪娱乐有限公司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普乐迪公司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故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普乐迪公司诉称,请求撤销原判,驳回索隆公司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索隆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索隆公司并非适格主体,普乐迪公司向音集协缴纳了着作权使用费,不具有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一审法院根据提供的证据以及庭审过程认定,普乐迪公司未经着作权权利人许可,在其经营场所提供案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已构成对索隆公司相关着作权的侵犯,至于侵权赔偿问题,鉴于原告未能举示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遭受的损失或者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范围及后果等因素,一审法院酌情确定普乐迪公司赔偿索隆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800元。
法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且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普乐迪公司和索隆公司是否是本案适格主体;二、普乐迪公司是否应当向索隆公司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索隆公司与天浩盛世公司签订的《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索隆公司依据该协议获得了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涉嫌侵犯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的侵权方提起民事诉讼。因此普乐迪公司关于其未侵犯索隆公司复制权、并非本案适格主体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普乐迪公司未经涉案作品着作权权利人许可在其经营场所提供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侵犯了索隆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着作权,应当依法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本案中,索隆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实际损失或普乐迪公司的违法所得,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类型,普乐迪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范围及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普乐迪公司赔偿索隆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800元并无不当。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字体家www.zitijia.com 是一家专业发布字体下载与正版字体购买授权的站点。

重庆普乐迪娱乐有限公司与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渝民终834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重庆普乐迪娱乐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得意世界A裙,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35922550060。
法定代表人:喻刚,职务不详。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亚,重庆中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住所地重庆市渝回兴街道兴科大道汇凯?青年城14-8代码91500112MA5U5MCFXA。
法定代表人:邓英,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羿,女,汉族,1995年2月25日出生,该公司员工,住四川省广元市元坝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辉,重庆百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普乐迪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乐迪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隆公司)着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8)渝05民初24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7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上诉人普乐迪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亚和索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羿进行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普乐迪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裁定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驳回索隆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由索隆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无效,索隆公司并非本案适格主体;2.普乐迪公司使用曲库由VOD设备提供商提供,未侵犯索隆公司复制权,并非适格主体;3.普乐迪公司向中国音像着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缴纳了着作权使用费,不具有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索隆公司辩称,1.《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索隆公司享有涉案作品的着作权,有权针对上诉人的侵权事实提起诉讼;2.索隆公司提起本案侵权之诉并非属于非法行使集体管理组织的职能;3.普乐迪公司与音集协签订的《着作权许可合同》与本案无关;4.一审法院判决金额合理。
索隆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普乐迪公司赔偿索隆公司经济损失5000元;2.由普乐迪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10月15日,北京天浩盛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同甲方,以下简称天浩盛世公司)与索隆公司(合同乙方)签订《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该协议第二条“转让事项”约定:1.甲方拥有本协议附件清单所列音乐作品的着作权,现将所列作品的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转让给乙方(仅限线下);2.转让期限:永久;3.转让地域:中国大陆地区;4.转让金额及给付事项,双方另行签订补充协议;5.乙方受让后,对受让作品享有独占使用、可以再转授权、有权以自已的名义向侵犯上述权利的侵权方提起行政、民事、刑事等投诉及诉讼的权利。该协议附件转让内容清单包含涉案音乐电视作品。2016年12月9日,国家版权局对前述涉案的音乐电视作品进行了登记,《作品登记证书》载明:作品类别为电影和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作品,制片者为天浩盛世公司,着作权人为天浩盛世公司。
重庆市渝中公证处出具(2017)渝中证字第3628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7年8月23日,公证员与索隆公司委托代理人来到位于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得意世界6楼“普乐迪量贩式KTV”,在519包房内进行消费,公证员首先对索隆公司提供的用于取证摄像机和储存卡进行了清洁性检查,在公证员的监督下,由索隆公司委托代理人在上述包房内安置的歌曲点播机上进行操作,并对所点歌曲播放画面进行截取片断录像。商家拒绝为索隆公司委托代理人提供发票,仅提供了号码为7004135的《收据》一张。其后,公证员对上述场所的相关环境进行拍照,获得现场照片三张,并将当场拍摄取得的视频文件内容刻录成光盘封存。
经庭审比对,公证光盘中的音乐电视视频《月到天心处》《SummerTime》的词、曲、画面(片段)与索隆公司提交的同名音乐电视作品的词、曲、画面相同。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关于提供音乐电视作品点播服务涉嫌侵犯着作权的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第十一条关于“着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的规定,虽然索隆公司举示的权属视频文件上出现了其他logo或其他署名,但尚不足以证明该音乐电视作品存在其他权利人,故在无相反证明的情况下,索隆公司举示的《作品登记证书》,以及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调取的歌单及其视频文件,可以证明天浩盛世公司对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享有着作权,依法应予保护。索隆公司通过与天浩盛世公司签订《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获得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涉嫌侵犯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的侵权方提起民事诉讼。索隆公司合法受让着作权后,即取代原着作权人的地位,侵权行为发生在着作权转让之前并不构成阻却索隆公司行使权利的理由。
至于普乐迪公司抗辩认为,索隆公司在签订独占许可协议之后,再行与天浩盛世公司签订转让协议,是为了进行商业诉讼目的,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的虚假协议,因而索隆公司不拥有涉案音乐作品的实体权利。对此,一审法院认为,《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已经明确约定天浩盛世公司将其所有的音乐电视作品的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转让索隆公司,索隆公司既享有独占使用,再转授权的权利,也享有以自己的名义对侵权行为进行维权的权利,在无相反证明情况下,能够证明索隆公司已获得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相关着作权的实体权利,普乐迪公司辩称索隆公司主体不适格的理由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普乐迪公司关于卡拉OK场所自己不会复制曲库,更不会制作曲库,所需曲库均由VOD设备提供商提供,其并未侵犯若干涉案作品复制权的抗辩理由,因其未举示相应的证据佐证,一审法院亦不予支持。
普乐迪公司未经着作权权利人许可,在其经营场所提供案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已构成对索隆公司相关着作权的侵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普乐迪公司应当依法承担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第四十九条关于“侵犯着作权或者与着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着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关于“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之规定,鉴于原告未能举示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遭受的损失或者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范围及后果等因素,一审法院酌情确定普乐迪公司赔偿索隆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800元。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着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普乐迪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索隆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800元;二、驳回索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普乐迪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且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普乐迪公司和索隆公司是否是本案适格主体;二、普乐迪公司是否应当向索隆公司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一、关于普乐迪公司和索隆公司是否是本案适格主体的问题
本院认为,首先,索隆公司与天浩盛世公司签订的《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合法有效,索隆公司依据该协议获得了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涉嫌侵犯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的侵权方提起民事诉讼。因此,普乐迪公司关于《音乐作品着作权转让协议》无效的上诉理由没有证据支持,不能成立,索隆公司依据其取得的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着作权提起本案诉讼合法有据,是本案的适格主体。其次,普乐迪公司在其经营场所提供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且未举证证明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由案外人提供或复制,因此普乐迪公司关于其未侵犯索隆公司复制权、并非本案适格主体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普乐迪公司是否应当向索隆公司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的问题
本院认为,普乐迪公司未经涉案作品着作权权利人许可在其经营场所提供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侵犯了索隆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着作权,应当依法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虽然普乐迪公司辩称其向音集协缴纳了版权使用费,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但普乐迪公司未举证证明索隆公司系音集协的会员或音集协有权管理涉案作品,且普乐迪公司向音集协缴纳版权使用费不代表可以免除其侵害他人着作权应承担的侵权赔偿责任。本案中,索隆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实际损失或普乐迪公司的违法所得,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类型,普乐迪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范围及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普乐迪公司赔偿索隆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800元并无不当,普乐迪公司关于其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普乐迪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重庆普乐迪娱乐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黑小兵
审判员  周 露
审判员  宋黎黎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日
书记员  幸安欢